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【瓶邪】光


#瓶邪 微黑花#
#人设归三叔,ooc我的锅#
#借梗照明商店#

(非常喜欢姜草先生的漫画了,每一个都是百看不厌的经典。尤其《照明商店》,更加是发人深省的神作。再次吹爆姜草。)

        『10.06 周五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七号床新转来一个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听主任说是车祸,车内四人,二死二伤。他伤势最重。眼部重度灼伤,封闭式气胸,光肋骨就断了六根。之前手术的时候,几乎量不到血压。

        好在现在,情况稍微得到了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 是两个男人送他过来的,一个人是个胖子,车祸发生的时候扭了手腕。另一个人看着很结实,像是个当兵的。

        0817病房是重伤患者聚集地。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,都是在与死亡赛跑。意志充当接棒的作用,而我们仅仅是后勤而已。成败与否,全看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论是否情愿,至少现在,他开启了只属于一个人的战斗。』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似乎是起雾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沿着小路慢悠悠地往前走。雾气从四面八方柔柔地蔓延开来,氤氲了路灯的形状。能见度随之变得极低,稍有不慎,便会踩中遍地的水洼,在湿了鞋的同时,狠狠地打个趔趄。

        视线完全被薄纱般的白所覆盖。吴邪没有停下脚步,依旧慢步前行着。直到一团鹅黄的光在几米之外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的脸上带了笑容,脚步也逐渐加快。终于,他踏入了光芒的范围,伸手推开玻璃门。

       “叮叮叮——”

       六角铜铃碰撞出清脆的声音。身着蓝色连帽衫的男人坐在柜台后,静静地擦拭着手中布满裂纹的灯泡。见了吴邪,男人微微颔首,道:“有什么需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.......”吴邪微微一怔,随即停下脚步环顾四周——各式各样的灯泡散发出明暗不一的光,映得整间屋子如同白昼。犹豫良久,道:“没什么,我........就是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的动作微微一顿,沾染了体温的布贴着灯泡上细密的纹路,凝结出小团的水雾。良久,才缓缓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坐一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闻言,也不推辞,转身找了个椅子坐下来。还顺手用旁边的热水壶为自己倒了杯水捧着,偷偷瞟着男人的眉眼。

        屋外大雾弥漫。二人一时无话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『10.07 周六

        那个胖子又吊着石膏来了医院。他静静地坐在病人床边,不哭不喊,只是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话。讲到有趣的地方,偶尔还会大笑。护士长去警告他,却被他抓住手腕——听护士长说,那胖子的力气大极了,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片刻后,他忽然松了手,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,直勾勾地凝视着病人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 那种眼神,令我们的心不由分说揪成一团。』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终于,男人完成了手头的工作,小心地将灯泡放进一旁的盒子中,摆在手边,抬眼看过来。半晌,才开口道:“你......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.......”吴邪张了张嘴,忽然发现,自己竟找不到答案。男人的脸分明是熟悉的,可有关的记忆仿佛遗失在浓雾深处,百般探寻无果,只好放弃。悻悻然摇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的指尖轻轻抖动了一下,语气依旧平淡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“你在刚刚来的路上,有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犹豫片刻,道:“我不知道。外面雾很大,什么都看不清,除了......你这里的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低下头去,沉吟片刻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见他这副模样,吴邪忽然想做些什么。于是,他放下自己手中的水杯凑过去,伸手在男人肩头轻轻地拍了拍。

        很轻的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 水杯很高,被吴邪的衣袖一带,摇晃几下,向一旁倒去。男人立即伸出修长的手指截住,速度快得几乎出现残影。可还是有热水脱离了杯壁的控制,尽数灌入桌上诸多接线板其中的一个。一阵细小的滋滋声后,左边的灯尽数熄灭。男人的脸也随即遮上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一叠声的道歉,伸手试图抹去桌上斑驳的水渍。视线扫过男人的脸,定格在一片狼藉的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那一刻他似乎看见,男人的眼中充斥着的不是冷漠,而是极度的悲伤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『10.8 周一

         七号床出事了。是腹膜炎。

         原本早晨查房时量的体温还算正常,谁知刚过一会儿,就发展成高烧不退。血压一路狂降,手术后直接转入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    来了个穿粉红衬衫的男人,很帅。只是眼中溢满疲惫。他带了几个人来,好容易将那个胖子按在了手术室外的凳子上,随后冷着脸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什么,他的手中总是摩挲着一副墨镜。镜片上布满裂纹,早已不能用了。』
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吴邪决定买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弄坏了人家的接线板,不补偿一下,以他的性格来说,实再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 此刻,男人背对着吴邪,在柜台下面不停地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屋内有些昏暗,男人的背影模糊成一团,吴邪凝视着柜台上斑驳陆离的光影,莫名感到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家灯具店。各式灯具琳琅满目,各具风格。可是吴邪明白,自己需要的绝对不是它们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,他究竟需要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玻璃杯中的水在余光中微微荡漾。吴邪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的视线始终定格在柜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 确切来说,应该是......柜台上的盒子里,那个布满裂纹的灯泡。

        是了。应该是它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想要伸手,男人的脸却突兀地浮现在脑海中。心忽然漏跳了一拍,随之而来的便是极度的悲切。连带喉咙也发堵起来,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片刻之后,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把你的灯搞坏了,真对不起.......也许我该走了。”
   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『10.08 周日

         好累。今天忙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三号床那个溺水的孩子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孩子很小,送来的时候已经完全神志不清。体内出现溶血现象,用了很多法子,最终也没能救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据说,孩子的父母都在外打工。爷爷重病卧床,最疼他的奶奶是夏天去世的。

        抢救之余,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 溺水几分钟后确实会有生命危险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但之前医院有过类似的病例,同样是孩子。用了糖皮质激素后却能抢救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想想,那个三号床的孩子在弥留之际,嘴角是挂着微笑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除去药物作用,病人本身的意志也是一个关键的因素。人间的门从未锁住,只是有些人放弃了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 话说回来,七号床守着病人的胖子,好像已经两天没合眼了。』
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静静地回过头来。男人已经从柜台后站起,眉眼间是少有的急切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扯了扯嘴角,勾出一个苍白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迟疑片刻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深吸一口气,声音里带了微微的颤抖,道:“让我就这样回去,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没有说话,手却伸过来,以一个无法挣脱的力度,牢牢锁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浑身开始抑制不住地抖动。棕色的眸子中染了浅浅的水光,男人的脸渐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以后每天来这里陪你坐坐。让我先离开这里,一个人静一静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良久地凝视着他的脸。随后,缓慢而坚决地摇头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『10.09 周一

         人都是有极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七号床的男人被推进手术室后,绿色的灯几乎亮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 那胖子叼着烟再一次将病危通知重重拍在医生桌前时,粉红衬衫的男人终于发了火。

       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个短发女生,好像姓白。她的眼泪,只能用决堤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 心电仪上的波峰有条不紊地延续着。主任面无表情地清理着病人的眼角膜分泌物,夹着棉球的镊子看不出丝毫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面对生命的流逝,我们能做的,只有将所有的情绪融化在一丝不苟的动作中,与死神赌一盘未知的棋局。

        长夜难明。』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算了,给我一个灯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漫长的僵持过后,吴邪败下阵来,低头说道,声音嘶哑难闻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却是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,嘴角甚至浮现一抹笑意。他转身拿过灯泡,递到吴邪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吴邪久久不语。男人将灯泡举到两人面前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,男人的手被吴邪握住,连同灯泡一起。随之而来的,便是唇上柔软而微凉的触感。

        几滴温热的液体滑落,砸在男人手背上。灯泡发出细小的电流声。一缕火花沿着极细的钨丝两段蜿蜒,最终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抹暖色,在二人手心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 『10.10 周二
         也许我应该去试着相信奇迹。』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我在。”吴邪朝男人伸出手,脸上挂着笑容。“小哥,我在。”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。吴邪,吴邪.......”张起灵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,声音越来越轻,直至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依旧笑着,只是嘴角的弧度逐渐扭曲变形。他咬起牙拼命地忍,片刻后,泪水滂沱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 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,轻柔地替他拭去泪水。灯泡的光芒愈发明亮,落入张起灵眸中,像极了浸着暮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去吧,他们都在等你。”   

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『10.29 周日

         很久没有写日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七号床的男人昨天拆了眼部的线,恢复的很良好。那胖子不知从哪里拎了个轮椅来,没事儿就推着他出门,到楼下的小花园遛弯。粉红衬衫的男人偶尔过来探望,三人也不说话,就坐在廊下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 昨天,我推着车从他们身旁经过的时候,见男人眼上带着眼罩,头歪在一旁睡的很香。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由于小玥抢了给他做康复训练的任务,我还没见过他的眼睛是什么样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 问了小玥,那臭丫头一开始只是笑嘻嘻地盯着我看,还开我的玩笑。过了好一会儿,见我是真的好奇,这才乖乖凑过来来,手舞足蹈地冲我比划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双眼皮,大眼睛,瞳孔是棕色的,超帅气的........哦对了,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。”小玥说着,神秘地眨了眨眼睛。随后收了笑容,凑过来与我附耳轻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,他的眼里有光。”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