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当灭霸打过响指后【乱炖】

#这是一大锅乱炖的ooc
#唯一值得安慰的是
#起码它是糖
#所以请大家放心吃掉

当某紫薯头打响指之后
       

《盗墓笔记》

        吴邪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,便被屋外的阳光扑了个满怀。天气难得放晴,平日里有些喧嚣的村落,今日却静的出奇。空旷的庭院夹杂着鸟鸣声,无端让人心烦意乱。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抱着被子出来,分了一床给他。两人慢慢地将被子铺开在椅子上晾晒。那边,胖子正躺在摇椅上,开着免提和小花通话。正好瞎子也在,几人天南海北的扯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。吴邪和小哥察觉异样,随即看了过来,三人怔怔地凝视着手机。
       “该死,怎么回事,瞎子!”小花的声音有些慌乱,“你别动!你这是,你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他的声音忽然弱了下去,像是一滴水砸落在石块上,经历短暂的碎裂后,逐渐归于虚无。只剩下“咔”的一声,似乎是手机掉落在地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花?大花!”胖子扯着嗓子冲电话那边狂喊。见无人回应,他猛地站起身来,踩的洗脚盆咣当作响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,咯吱声忽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吴邪慌乱的叫喊——他看到,胖子的脚竟然缓缓化作灰烬,并开始往上蔓延。
        “胖子!”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神色一凛,冲过去攥住了胖子的肩膀。胖子也把手搭过来,手指在阳光中分崩离析,只剩下一抹余温,堪堪擦过他的脖颈。
        吴邪双腿一软,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他的视线就定格在张起灵指尖。
        像是某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,张起灵的手也开始缓缓消散。修长的手指颤抖几下,淹没在纷飞的灰尘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闷油瓶!张起灵!我操!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吴邪彻底崩溃,发疯似的冲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,不要!”张起灵摇着头,下意识地想要后退,想让这种灰尘远离吴邪。可他的腿早已不听使唤,眼前是满天的灰烬,夹杂着吴邪崩溃扭曲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一阵狂风吹过,夹杂着漫天的灰尘,在吴邪指尖滞留片刻,随即消散。
        休眠了数天的瀑布,随着遮天蔽日的乌云苏醒。霎时间,大雨倾盆。
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

《全职高手》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 似乎每次来到墓地,天都会应景地下起雨来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撑起伞,听着雨滴打落在伞面上的声音,如是想到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南山公墓几乎空无一人,只有一家三口,爸爸妈妈牵着小女孩,静静地站在一块墓碑前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捧着花,缓缓走在苏沐橙身后。苏沐橙试图为他打伞,却被叶修挥手拒绝。雨顺着他的发梢滑落,在肩头留下一小片水渍。
        来到沐秋的墓前,叶修俯身放下花束,随后退到苏沐橙伞下。两人安静地站着,彼此都没有先开口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凝固的空气忽然被一阵哭声打破。叶修有些疑惑地回头,竟然发现刚刚的父母不见了,只剩下那个小女孩,正哭着朝他们的方向奔跑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急忙打着伞迎了几步,蹲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小朋友?”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妈妈不见了.......他们......消失了......变得和爷爷一样......变成灰了.......”小女孩哭的断断续续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听不懂,只能将小女孩揽进怀里,轻声安慰。小女孩从她怀里露出头来,忽然指着苏沐橙背后,尖叫出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那样!就是,那个哥哥!呜呜呜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回过头去,猛地愣住了。在她身后,叶修还保持着上前安抚的姿势,可身体已经无法挪动——他的一条腿正在渐渐消失,灰尘飞舞。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!”苏沐橙本能地察觉到不对,急忙起身,想要抓住他的手,却抓了个空,只是沾了满手的灰尘。雨伞跌落在地,小女孩抱着身体蹲下,吓得瑟瑟发抖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兜里的烟散落一地。他冲苏沐橙摇头,用尽最后力气转身,凝视了一眼苏沐秋的墓碑。
        满天灰烬中,苏沐橙跌坐在地。透过朦胧的泪眼,她依稀看到,叶修的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雨默默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《哑舍》
         似乎是变天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医生漫不经心地坐在哑舍里玩手机。桌上的茶杯缓缓冒着热气,一旁的老板神色淡然,静静地翻着一本古籍。
        “汤包来了!”汤远迈着小短腿跑进来,收了雨伞,随手将蒸笼放在桌子上,揭了盖子。
        蟹黄汤包的香气兜兜转转,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还把人家的蒸笼带回来了?”话是这么说,医生早已迫不及待,搓搓手拿起筷子,小心翼翼地夹起一个,还不忘分两双筷子给老板和汤远。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老板主动让我拿的,说这样的天气,用蒸笼能保温,吃到嘴里还是热的呢。”汤远嘟囔着,也掰开筷子准备去夹。忽然,他定定地低头看了看,随后神色大变,连连后退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......”医生嘴里含着汤包抬起头,随即愣住——汤远的身体正在化作灰尘飞速消散,很快就消失不见,只剩筷子啪嗒一声掉落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“汤远!”医生蹭地站了起来。老板也合上书,还没起身,忽然唔了一声,向前踉跄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板!你......”眼看老板的手也开始消散,医生本能地察觉到不对,冲过去一把扶住了他,吓得话都说不全了,“你,你.......这是.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慌。”见他手抖得厉害,老板下意识地伸过另一只手,想要拍拍他的手背,可触手之处却是一片虚无——不知是什么时候,医生的身体也开始消散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想说些什么,可眼前的世界逐渐黯淡下来,映入眼帘的最后一幕,是医生掉落在地的眼镜。
        窗外狂风乍起,一道闪电游过天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恋与制作人》
        巨人抬手打出响指,似乎拉开了某个序幕。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,是铺天盖地的雨。
        街道两侧,人们在奔跑哭泣。
        气球漫天飞舞。车辆忽然失去平衡,驾驶座内竟空无一人。大熊布偶的头套滚落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心中的不安犹如杂草疯长。大荧幕上,黄发的男孩依旧在歌唱。一道银光从高空坠下,她抬手接住,是一个布满灰尘的警徽。
        天边出现一道极光。她追寻着极光的方向,却撞进西装男人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熟悉的温度,令她莫名安心......
        窗外传来嘈杂喧哗,夹杂着一声巨响,成功使悠然从床上惊醒。
        空气中弥漫开汽油的苦味,有人在楼下疯狂的呼喊。她从窗口瞥见是车祸,急忙披了衣服,下楼察看。
        楼下新开了家甜品店,请人来装成大熊玩偶,为过路的小朋友分发气球。悠然踏出楼道,却不慎被一个东西绊倒。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个大熊头套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硬物砸落在她肩头。她俯身捡起,掌心是一枚闪闪发亮的警徽。
 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。她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,而天边忽然出现极光,她愣怔片刻,下意识地向着极光所在的方向奔跑。
        “悠然!”
        是李泽言的声音!悠然回过头,忽然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黑车停在路边,他的怀抱仿若一个屏障,暂时为她隔开街道两侧的混乱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只有一瞬间。
        悠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。她勉强从李泽言怀里起身,刚想说自己没事,李泽言的表情骤变,一把攥住她的手臂。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几缕灰尘从悠然发丝飘散开来。肩膀,手臂......她的身体,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!
        “你......”李泽言的手开始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悠然也慌了,现在发生的一切,都与她的梦里完全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那时她不知道,自己面前的人是李泽言。
        李泽言,李泽言.....
        悠然猛地颤抖了一下,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。几乎是同时,一句话不假思索地被她问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李泽言,你能不能将时间倒退?”
        李泽言愣了愣,顿时心领神会。他微微颔首,抬起手掌朝向天际。很快,以他为起点,空气中逐渐染上琥珀状的质感。行人倒退,气球聚拢,警徽重新飞向天际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『回到起点』

        奇异博士感受到了某种异样。
        目前的事态,正在逐渐趋近于他所看到的某个结局。在那个结局里,灭霸大获全胜,而他们则化为了灰烬。
        小蜘蛛蹲在一旁的山石上,正在无聊地操纵蛛网拎起一块碎片摔碎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种隐形且剧烈的波动,令所有人停了下来。博士的身体条件反射般痉挛了一下,随即放松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,他还是成功了。
        其他人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依旧神色自若。博士暗暗叹了口气,认命般闭上了眼。
        二分之一的几率,他懒得去赌,倒不如索性听天由命。
        那边,银河护卫队的人已经开始消失。小蜘蛛到底是个孩子,他扑向钢铁侠,颤抖的声音另所有人为之动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.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忽然,他的身体停止了消失。
        方才被摔碎的山石重新拼接完好。消失的部位逐渐回复,几人一个接着一个重新出现。
        博士缓缓站起身来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这里之前是一场难解的死局,那么现在,情况显然有些不同了。
        鬼使神差地,他启动能力,于虚空之中,缓缓撕裂出一个圆形创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灭霸正朝那颗黄色宝石的主人伸出手去,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一步步走到现在,他所失去的一切一切,似乎都有了一个合理且高尚的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个裂口凭空出现,他猝不及防,将手伸进了裂缝之中。
        博士嘴角的微笑映入眼中,他骤然察觉到危险,急忙收手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已经晚了——对面的男人伸手一挥,竟直接关闭了裂缝!
        那副手套与他,瞬间被割裂在两个空间。
        那边,几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。来不及做过多思考,他们一拥而上,将几颗原石摘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,几人展现出高度默契,各显神通,将这些麻烦根源就地处决。
        博士直接撕开另一个裂缝,将宝石丢了进去。绿色的生命原石被抛向广袤无际的宇宙,再无踪影。
        纬度是个很奇妙的东西。许多时候,往往只要一念之差,就能掌握足以改变结局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生命原石与某个暂时无法复活的躯壳在飞船碎片间相遇的故事......
        那就是另一个“suprise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大花,你和瞎子什么时候再来住几天?跟你说,我们这儿天气特别好,那大太阳烤的,胖爷我都出痱子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关太阳屁事,那是因为你丫不爱洗澡.......哎,小哥,把晾衣架递我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时间过的真快啊......全明星赛又要开始了。哈哈,也难怪。毕竟荣耀这东西啊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再玩十年都不会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通货膨胀这种事简直太恶劣了,连小笼包都要涨价,还给不给我们这些穷苦小市民一点活路!”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叔,你再说小笼包就要凉了。还剩最后一个,老板老板快吃,别给他留!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了。还是留着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汤圆你个小兔崽子!呜呜呜还是老板对我好!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你带我来你家这边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家楼下新开了一家甜品店,里面有DIY体验课,要两个人才可以一组。虽然味道可能不如你做的好,但还是很美味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你让我晚上早点下班的原因?”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抱歉......就这一次,那个穿熊布偶服的是我朋友,也算是照顾一下她的生意。”
       “.......幼稚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不管,你都已经答应了,不许反悔!”
       “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