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N福 同居之后的小日常

#ooc我的锅

『今天也是为N痴,为N狂,为N哐哐撞大墙的一天。』

       睁开眼的一瞬间,N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 清晨的风柔柔地吹拂着窗帘,几缕阳光带着上下翻飞的细小灰尘停留在窗框上。楼下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,早间新闻的女主播声音甜美动听,煎蛋的香味飘满整个房间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相比几个月前的颠沛流离,这种恬淡的日子太过美好,反而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他掀开被子跳下床,耸耸肩活动了一圈筋骨。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,定格在枕下。

        你推门而入,正好看到他坐在床头,左手摆弄着一个小巧的黑盒子。于是便噗嗤一声笑了,顺手将抱在怀里的枕头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接住!”

        枕头在空中划出一个笨重的弧度,轻轻砸在了N的肩膀上,随后跌落在地。他抬起波澜不惊的双目看着你,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!!!”你看着自己刚洗好的枕头灰扑扑地躺在地上,忽然为之气结。

        之前听到N生病了,你心急如焚,直接大包小包杀过来,跟房东租了另一间房,借着室友的名义,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。本以为这个人生病之后就能流露出柔软的一面,现在看来,根本还是那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什么东西都会去接。”看到你的表情,N犹豫片刻,缓缓说道:“我要先判断一下这个东西是不是重要到必须接,不接会不会摔碎。接了会不会影响我的手持物。以及,接了之后我的重心会不会稳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着,他把左手的黑盒子小心合拢,塞回到枕头下面。随即俯身将你洗好的枕头拿起来拍了拍,随后把着地的那面朝向你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被他硬生生气笑了,嗯了一声,转身头也不回地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个大胆的念头缓缓在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夜色在窗外弥漫开来,墙上的指针缓缓挪到了九点。你故意拿着衣架在N面前晃来晃去,但N只是低头看着手机,漫不经心地泡脚——之前你从网上查到泡脚可以舒缓神经,对他腿上的旧伤有好处。于是就软磨硬泡着N,让他每天泡上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 你见他把手机屏幕横过来,似乎正在看一个视频。心知时机成熟,于是“哎”的一声,把衣架朝他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是正常人,一定会抬手去接衣架,然后手机就会掉进洗脚盆。你高中时与室友玩过这种套路,并且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这次你失算了——N根本没有抬手去接的意思,衣架叮铃咣啷砸到洗脚盆沿,随后掉进盆里,还溅起了小小的水花。

         N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,把衣架捡出来抖了抖水,抬手递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呀,刚刚手滑了,手滑。”你赔着笑容接过来,转身气急败坏地逃上阁楼的天台,将衣架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 万恶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之后,你和N展开了一场无声的拉锯战。可无论你假装失手抛去过多少东西,只要足够结实,价值没能超过他手上的物品,N都会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    长此以往,你成为了屡败屡战的典范,而他也让你领教到了屡战屡败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 好气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老天都看不下去你的败绩,于是伸手帮了你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天,聊天难先生少见地叫了你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“阿福.......咳。”说到一半,他偏过头轻咳一声,少见地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,“那个,你......跟我来天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你不明觉厉地放下手中叠好的衣服,跟着他出门。同时,心里也咚咚地敲起了小鼓点。

        天知道这个炸毛精今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也许是太阳打华喵的猫砂盆里出来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N走的很快,你到天台上时,他已经拿起喷壶浇起了花。你盯着他的背影,脚步踩着心跳的节拍,没来由地开始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你的脚步声,他转过身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 然后不小心踩中了你扔掉的衣架,咔擦一声崴了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南方!你没事吧?”听到声音后,你原本期待满满的心瞬间咯噔一下,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没事。”N定定神,蹲下在脚腕周围按了一圈,随后扶着墙起身,轻描淡写地说道。“没有骨折,擦点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默默捡起躺在地上的罪魁祸首,有些心虚地走过去搀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屋内后,你把N扶到沙发上坐好。随手丢了衣架,顺便把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抛之脑后,慌慌张张地进屋找药。无意中回头看了看,却发现伤员满脸风轻云淡的表情,正用右手慢悠悠地折着纸老鼠,不时看一眼左手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无聊的人发明出胖瘦老鼠的折法后,又开始练习单手折老鼠了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N的床,你瞥了一眼,却发现枕头躺在被子上。于是顺手过去把枕头摆好,又急匆匆地拿了药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 离N还有几步远,你却已经看到,N的脚腕早已青紫一片。于是你有些焦灼地想要加快步伐,还没抬腿,忽然失去了重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呀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 向前摔去的一瞬间,你低下头,看到了那个阴魂不散的衣架。

        噢,这操蛋的生活还是对你这只小猫咪下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想象中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并没有发生。说时迟那时快,你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手里的药尽数掉落在地。同时摔落的还有N的手机,以及一个半成品的纸老鼠。

        你还没缓过神来,身下的人忽然再一次失去了平衡,带着你朝一旁倒去。千钧一发之际,他用手臂将你紧紧圈进怀里,为你充当了一个人形肉垫。

        你们倒在地上,黑盒子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摔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.......你没事吧。”片刻之后,N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 你有些艰难地撑着地直起身来,却忍不住笑出了声,笑到双臂脱力,只好重新把脸埋在N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 N有些无奈地推推你,撑着地试图坐起来,你却忽然起身,一把按住他的肩膀,嘴角露出一丝戏虐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 “机器人先生,我记得你之前说过.......”你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想笑的冲动,继续说道:“你不是什么东西都接,要看这个东西是否重要,接了是否会影响你的手持物,以及接了之后,你的重心会不会稳。可是刚才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N的呼吸稍稍急促起来,你看到他的耳根泛起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天的斗智斗勇,小猫经历过许多失败后,终于伸爪按住了蟒蛇的七寸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,该是致命一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你歪歪脑袋,冲着他狡猾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能在天台说完的事,就现在告诉我好了。那个盒子里,是我的礼物吗?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鸟鸣声划过熹微。你早早起床梳洗,顺便推开客厅的窗。回到卧室,小心翼翼地把床头柜上的手链戴在手上——南方先生虽然愚钝又傲娇,但挑选礼物的眼光还是非常犀利的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透过窗棂轻轻浅浅印在地板上。你顺手打开电视,听着早间女主播甜美的声音,哼着歌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,吐司和煎蛋就在餐桌上齐聚一堂。你走到阳台收了洗好的枕套,将枕头套好后拍打松软,推开N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 炸毛精正坐在床沿翻着手机泡脚。不知他从哪里弄来的偏方,经过一个星期的修整,他的脚踝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你随手把枕头朝他抛去,却在下一秒想起来他奇怪的习惯。只好懊恼地跺脚,埋怨自己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    扑通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你愣在原地,和N四目相对。他双手抱着你的枕头,手机静静地躺在盆底。

         你的笑声响起时,N已经无奈地拿出手机擦拭。他有些嗔怪地看向你,却忍不住悄悄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 一阵微风从窗外吹来,煎蛋的香味飘满整个房间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7)

热度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