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你×N

#ooc致歉
#为N痴,为N狂,抱着N哐哐撞大墙

“喂,我有些事想提前告诉你。”

『为什么要说“提前”?』

“你先听我说,仔细听好;”
“如果我有什么意外,你一定要替我告诉他们,一定一定不要出门。”

『你不要吓我啊!别说你干完这次就回老家结婚什么的!』

“呵,听起来不错。”
“还有,不管你是谁,幸会。”

(不行不行不行,我还有好多事要烦你呢!)
『........我也是,幸会,N。』

你的指尖在屏幕前短暂停留。模拟对话框内,最后一个剧情分支被选择提交。几乎是同时,一条浅灰色的分割线横亘在聊天界面内,结束了这场仓促的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 你愣怔许久,放下手机深吸一口气,眼眶却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.......一熬夜就眼疲劳,怕是迟早要瞎。”抬起手随意地擦去眼角的泪水,你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。顺便拿过一旁的牛奶咕嘟咕嘟干掉半盒,往酸涩的眼里点了两滴抗疲劳眼药水,闭上眼睛准备小憩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,从朋友那里听说了《流言侦探》这个悬疑推理类游戏后,你愉快地吃下这份安利并开启了修仙过关模式。游戏一开始源自一个女生林茜的求助——她在看望自己已故好友的旅途中,竟收到了已故好友发来的短信。明暗两条剧情线在各自的人物事件中逐渐交汇,而N则是暗线的主人公兼第一人称叙述者。
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,你原本只是抱着推理的态度去玩,甚至还拿纸笔列出了诸多线索。但随着剧情的逐渐推进,你渐渐发现其叙事与主题的深刻性,就连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体现出他们不同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N的性格是你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设定里是个特种兵兼擅长暴力者,对待坏人从不心软,每天过的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,却总在与你的对话剧情中流露出傲娇的一面。最喜欢的事情还偏偏是折纸和浇花。真是........
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你本想退出游戏页面,手指却不听使唤地下滑,开始翻动你们的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这几天在游戏中发生的一幕幕,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   『噗哒!』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噗哒?”

       『对啊,调了频道。我们现在在一个频道了。』

       『你在干嘛呀?』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问题一定要回答吗?”

        『我就随便一问,看看你在不在.......』

         “说起来你可能不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此时此刻,我正在看着一头猪吃袜子。同时等着它主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『猪连袜子都吃吗.......』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是二十秒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把大拇指和食指按在一起,然后微微错开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 『这是......爱心啊.......』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爱心?不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战场上,这个手势是:放心吧,一切都会按照计划进行。请照顾好我的那盆花——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 『那盆花是什么鬼啦!』

        看到这些对话,你忍不住笑出声来,闭上眼睛脑补了一下那个人满脸无奈而迷茫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右上角忽然跳出游戏提示,显示为N的私信。你眼前一亮,手指先于大脑做出反应。点进信息之后,却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自认为没有多少推理细胞的你,很早就在网上搜索过剧透。所以你早已知道凶手是谁,也无意中了解到........N领便当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到底只是个游戏人物而已,人家想摘掉主角光环放飞自我,关我屁事。”你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,深吸一口气,开始了事件的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 过去篇与现在篇早已更到结尾,在N的调查报告中,你终于掌握了所有的真相。主角们开始一一过来和你告别,你与这些游戏中的NPC做了对方都明知不可能的约定,最后点开了N的对话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去泰国曼谷执行任务。去寻找一份机密文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 N这样告诉你。

        屏幕这边的你犹豫良久,看着那些差别不大的选项,忽然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    你想起N说过,他曾在一个神秘组织工作。那组织为许多人安排不同的位置。而N有一个朋友名叫坤,他的位置,是——卒。

       这便是许多作者的狡猾之处了。如果把游戏中的诸多思路分支比做一个组织,那么像N这样的角色,无疑是一枚弃子。

        你摇头苦笑,随便在屏幕上点了个选项。

        N那边很快来了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等会儿我再”

        来了,来了。你怔怔地盯着最后那句话看了很久很久。和之前在网上看到的结局一模一样,先是N的对话被截断,再然后........他的头像就会变成灰色。

        你深吸一口气,心底没来由地涌上一种情绪,结结实实堵在胸口。你强硬地将这种行为形容成怅然若失,随后关闭游戏扔了手机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    梦里的世界依旧混乱,你上一秒踏入考场却忘了橡皮铅笔,下一秒置身谷底被山石埋没。躺在废墟角落,衣角忽然燃起火苗,你低头去看,却见火苗化作一个小孩,一口一口咀嚼着你的手,旁边还摆着一个牛奶盒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你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,在梦里蹲坐下来抱住那个小孩,对着遍地狼藉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    寒假仍在继续。你发呆的时间更长,偶尔点开游戏,看到空空荡荡的对话列表,眼眶忽然一阵酸涩,急忙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 百无聊赖之际,你背着包出了趟远门。

        南方的冬天总是温和的。你挑了个不起眼的古镇,倒了几趟车,站在了青石板铺成的街上。

        你的朋友发来信息,原来是她发现了一款新的推理类游戏。你挑着纪念品,借口纪念碑谷还没能通关,婉拒了她的安利。

        临水的长街是古镇的脉搏。你在街口挑了间简洁大方的民宿。入住那天,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女孩前去办理退房,身旁跟着一个腼腆的男生。你与女孩擦肩而过,她冲你乖巧一笑,以示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 你觉得她有些眼熟,便用余光留意着。

        嘿,茜茜女侠,林茜同学,我们该走了。男生冲她喊到。女生应了一声,追上男生,两个人慢慢的走远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你握着房间钥匙想了想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很多时候,我们口中的故事,也许只是别人的一段生活。而别人从书中读到的一行行铅字,也许我们正在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 用了一星期左右的时间,你慢慢走到了街尾。这里人烟稀少,只有零散的小店,仿佛藏在时间的缝隙中。

        你双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,有意踩中地上躲在树影间毛茸茸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 长街的尽头,有一家开满花草的店,门口是一整面便利贴墙。凑近看,会发现墙上的便利贴都是一个格式——【to未来】。

        你好奇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 店里只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,正在耐心地给木架上的夹竹桃修剪枝叶。见到你进来,她冲你轻轻颔首,随后继续手边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你也写了张便利贴,贴在门口。继而放慢脚步,小心翼翼地端详着屋里的花草。百无聊赖之际,见墙角有盆花旁边放了小小的大象喷壶,便蹲下来想为它添点养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浇太多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你拿着水壶的手臂被拽住了。这股力气的主人显然没能很好地掌握情绪,见你露出吃痛的表情,他愣了愣,随后松了手上的劲,只是接过你手中险些掉落的喷壶。

        你不说话,只是怔怔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个身材高大,英气勃勃的男人。脸庞瘦削俊朗,只是有些苍白。你注意到他的手时不时扶着腹部,腰也略微有些佝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呦,是南方啊。你这孩子怎么又来了?身上还有伤呢。”老婆婆见了他,热情地招呼到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冲老婆婆点点头。忽然,两声提示音从你们身旁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   你拿出手机,见是一条微博推送和一条游戏提示音。你关注的流言侦探官方微博少见地诈了尸,原来是流言侦探版本更新了,N也会回归。应用市场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最新的版本。

        你点进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 对面的男人看看你,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嘴角忽然出现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怀念之前和你一起说话的日子。”他用手机打下这行字,你的手机轻震一声,标出一条未读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 你在心里惊叫一声,拼命用故友重逢的微笑来掩饰自己满眼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收起手机,朝你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那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噗嗤一声笑了,收起手机与他握手,故作神秘道:“嘿,说起来你可能不信。我是你没过门的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喝点水吧。”老婆婆端来两盏水果茶,打断了你的话。你吐吐舌头接过来喝了一口,看到对面N又是满脸疑惑的表情,兀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好啦。我知道你没办法理解.......总而言之,你没事就太好了。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跟我讲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N犹豫片刻。你以为他在措辞,便单手托腮,百无聊赖地用小勺子搅动杯底的果肉。
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,耳边传来一声响亮的脆响。

        你有些迷茫地抬眼,看到N还维持着打响指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N微微蹙眉,仿佛在下决心。随后,他抬起头看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 “噗哒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一口水果茶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蛤蛤蛤蛤蛤蛤蛤我的天啊!你是和我转换到一个频道了吗?蛤蛤蛤蛤!”

        N的眉毛挑了挑,深吸一口气,默默道:“别当着我的面这样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噗,对不起,我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我跟着你一起笑,伤口会裂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唔,抱歉.......蛤蛤蛤蛤蛤蛤蛤蛤!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..”
       

【to 未来:
        逝去的从容逝去,重温的依旧重温。在沧桑的枝叶间,折取一枝明媚,簪进岁月肌理。
        改头换面千千万,我认取你一如初见。】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      
   

评论(18)

热度(1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