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【黑花】转校生(七)

#架空校园向#
#ooc我的锅#

『之前说日更的是我吗.......一定是错觉吧......
不过这个短篇还真的快完结了。等正式完结那天写个小总结吧,总结一下这个有生之年的作品.......』

        中秋当晚,金碧辉煌的大厅内早早地坐满了学生和老师,一些人在硕大的舞台上忙前忙后,调灯光架机器,看上去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紧张,深呼吸,深呼吸........”后台,吴邪不停地给一帮演员们打气。随后又走到坐在一旁的解雨臣面前,俯身拍拍他的肩膀,有些担忧地问到:“解雨臣同学,还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正坐在一旁帮解雨臣打理衣袖,试图用长长的袖边遮住他手上的纱布。闻言,便也抬头看向解雨臣,俩人的视线在空中打了个照面,随即各自移开。解雨臣缓缓道:“没事儿。都是小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,吴邪稍稍松了口气。伸手按住他的脑袋揉了揉,做了个加油的手势。随后急匆匆地赶去和主持人协调入场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静静地目送着吴邪走开,随后低头叹了口气。也伸手撩了下解雨臣鬓角的发丝,指尖在他耳廓摩挲着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偏头躲过他的手,笑道:“哎哎哎,逗猫呢你。还有啊,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本就生的俊俏,笑起来更像是早春的柳絮般,柔得勾人心魄。黑瞎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眼底藏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OK,铺垫结束。相信各位观众老爷都已经发现这俩人关系不一般了。so接下来,让我们回忆杀start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线回溯至三天前。

        连着几天的排练令几人身心皆疲。不过事实证明它还是有成效的,很快,几人的舞台剧就练的有模有样。黑瞎子和解雨臣都找到了感觉,吴邪更是满意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 这天排练结束,几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打道回府。黑瞎子抛着车钥匙走在解雨臣身侧——这几天二人每天都结伴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吴邪忽然叫住了黑瞎子,招手让他过来。黑瞎子迟疑片刻,看向解雨臣。解雨臣随意地冲他摆摆手,示意今天不用送了。黑瞎子颔首答应,不忘叮嘱一句“到家了来个信儿”,这才转身跟着吴邪朝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在停车区磨蹭一会儿后,解雨臣骑着单车慢悠悠地出了校门。平日里和黑瞎子一起倒也不觉得什么,可这会儿只剩下他一个人,就连路上被夕阳铺开的影子都平添了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 旁边打打闹闹地跑过两个熊孩子,一个似乎抢了另一个的东西,迈开小短腿蹬蹬蹬跑的很欢,不时回头发出嘲讽的大笑。却因为没看路,咕咚一声撞上了路旁的消防栓。解雨臣在一旁看的真切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下意识地想转身让身旁的人也看看这个熊孩子,可视线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叹了口气,回忆起自己娘们兮兮的动作,恨铁不成钢地松手锤了一下车把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他才觉出肩膀上少了个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得,光顾着想某人,书包落教室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没了书包就没办法写作业。无奈,解雨臣只好调转车头回班去取。

        停车区空了大半,只剩黑瞎子的车子孤零零地停在原地。解雨臣将车子扎在他旁边,急匆匆地朝楼上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趟耽搁下来,等他拿到书包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上了。校门关了一半,路上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 看来大家都对那群小混混颇为忌惮。这样想着,解雨臣稍稍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 单车经过一条黝黑的胡同口,里面传来小声的啜泣。伴随着一群人的低语,生生逼停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 哭声越来越大,伴随着隐隐的呼救。忽然,两个声音被猛地截住——声音的主人似乎被捂住了嘴。解雨臣停下车,掏出手机。拨了110,压低声音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这边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是被巷口的声音惊动,巷子内安静了片刻,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朝巷口延伸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屏住呼吸,轻手轻脚地将单车挪到一旁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        看来今天是要晚点给瞎子回消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 脚步声踏进灯光的刹那,他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