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恋与制作人衍生

#当他们与他们的夫人一起带娃#
#周阳阳和OOC归我啦#

【周阳阳夫人】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暖阳轻叩窗棂,洒落一地毛茸茸的光点。你从厨房端来早已热好的两杯牛奶,轻轻放在客厅的小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 落地窗前,那个金发的小家伙捧着儿歌读本,一句一句唱的很认真。声音虽说有些稚嫩,却丝毫没有跑调,每一点情绪都把握的很精准。

        你于是笑了,走过去将他抱起,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夸他是个小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 他转过身来,小小的手捧住你的脸,认真地说道:“妈妈,你爱听的歌我也有学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”你说着做了个期待的表情,随后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 小男孩从书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标着拼音的纸,合上读本认真地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《告白气球》?你微微一怔,满心的疑惑瞬间化为惊喜,抬手轻轻帮他打着拍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你有点难追  想让我知难而退
         礼物不需挑最贵  只要香榭的落叶
         营造浪漫的约会  不害怕搞砸一切
         拥有你就拥有  全世界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个轻柔而清亮的声音加入,将稚嫩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 爱上你
         从那天起
         甜蜜的很轻易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你抬眼望去,见他正朝客厅走来,的脖子上还挂着耳机,便朝他丢过去一个娇嗔的眼神。他冲你歪头一笑,随即俯身将小家伙抱起来,视线却始终停留在你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 别任性
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眼睛
          在说我愿意。”

【白飞飞夫人】
        “快下来,妈妈说过多少遍了,不可以这么玩!”

        一眼没看住,某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就晃晃悠悠地飞到了客厅的吊灯旁。见你拎着拖把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他咯咯地笑了,比出一个超人的姿势,在宽敞的客厅里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 你丢开拖把,有些烦躁地扶额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小家伙继承了他爸爸的能力,你就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。既怕他摔着,又怕他磕到台灯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小家伙依旧绕着客厅嗖嗖地飞。几次喝止无果,你徒劳地跟着他奔跑,时不时伸出双手试图来接。

        可没想到的是,宝贝儿子还没事儿呢,你先被地上的拖把绊到了,瞬间失去重心朝着一旁栽去。你吓的一声惊叫,小家伙回头看见你要摔,急忙调转方向,想来扶你。可到底是能力运用还不熟练,风在他手下竟然失去控制,小小的身体瞬间从高空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阵疾风刮来,稳稳地托住了小家伙,直至平稳落地。你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,耳旁响起他冲小家伙说话的声音,你长舒一口气,顿时觉得安心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有多危险了吗?听你妈妈的话,下次不许再这样了。”

【许撩撩夫人】
        常听别人说,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 起初你觉得这句话只是个玩笑,但真正有了自家宝贝后,你开始对这件事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 忙于科研的某人每年都会休个长假,带着你们出门旅游,或者干脆宅在家陪他的小公主。小丫头天资聪颖,早早就学了钢琴与绘画,一曲《梦中的婚礼》,被某人录了下来,就连工作时都会单曲循环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天你下班回家,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脑袋凑在一起,趴在客厅的小沙发上沙沙地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估计又是画给对方的肖像吧。这样想着,你居然觉得有些孤独,围上围裙,转身进了厨房。牛轧糖放进烤箱定时,菜更不用说,都是自家小公主爱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 小丫头倒是个鬼灵精,蹬了拖鞋跑来说要帮你盛饭。你揉揉她的脑袋答应了,不忘提醒一句小心烫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开饭啦——”你在厨房里吆喝了一声,端起盘子准备放在餐桌上。却忽然发现你的碗下面压着两张纸。

        拿出来,分别是一张卡通画和一张精致的素描,主角都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 餐桌前,一大一小两个人微笑着交换了一个眼神。你绽放了回家以来的第一个笑容,小心翼翼地将画收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画的不错嘛,大教授和小朋友组合。奖励你们——过来帮忙端菜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来啦!”

【李怼怼夫人】
        在有了女儿之前,你曾一度以为,李泽言是不喜欢小孩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一张拒人千里之外的面瘫脸,吓哭他们都来不及,何谈相处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 可当这个面瘫脸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摇动摇篮时,那种反差萌让你看着久久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 他平日里总是会出差开会,小丫头当然也就留给你一人照顾。初为人母,日常生活中自然免不了差错。你很努力地去处理着小家伙的衣食住行,可有时还是会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今天。

       你站在幼儿园门前的公交站牌旁,看着瓢泼大雨汇聚成水幕不停滴落,满脸愁容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上一秒还是湛蓝晴天,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片刻后,乌云忽然自天边铺卷开来,沿途砸落豆大的雨点。你叹了口气,拿起包挡在头顶,琢磨着等下先用衣服把小丫头裹好,再抱起她一鼓作气跑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打定主意后,你深吸一口气,低头准备冲进暴雨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,就撞进了一片暖黄的灯光里。

        你抬起头来,意识到这是车灯。他的声音自驾驶座响起,带着隐隐的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 “傻瓜,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带伞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愣住了,见女儿乖乖坐在你身旁,心知是某人的能力。便搂过一旁的小家伙,低头噤了声。小家伙倒是激动的不得了,连连拍着手,说爸爸,你好厉害哦。

        一件西服被搭在你肩上,带着他的温度。你瞥见他的嘴角噙着微笑,自己也忍不住傻笑几声。小丫头跟着你笑,两人在车后座乐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 他收了笑,同时舒展开眉梢的担忧,轻声道:“两个幼稚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和怀里的小丫头同时抬起头来,冲后视镜做起了鬼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5)

热度(1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