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#借梗#吴邪的小心情

#去西藏啦去西藏啦#
文 by 荒木舟
#ooc我的锅#

【其实本意是想安利一首歌来着。六个国王唱的,歌名叫《一个西藏》。但总觉得很久没上忽然挂个链接也不会有人听.......所以套个文的壳子吧(虽然这样估计也不会有人听),因为这首歌真的听到后就想到小三爷他们了.......嗯呐就这样。】

        “哎,我说。要不咱们过段时间去西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叠着一张纸从屋里走出来,随手揣进兜里。说完这句话后,胖子把脚从泡脚盆里抽出来架在盆沿上,瞪大眼睛看着我。从旁边拿过杯子慢悠悠地咽了口茶,问道:“怎么了天真?一般的夹够了,想去夹个活的喇嘛换换口味?”

        我想了想说道:“不是,就去旅个游。跟村长他们进城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 胖子呆滞片刻,一口菊花茶喷了老远。

        随后,他起身把盆里的水浇在门口,热气腾腾的水穿过屋檐下的水帘,哗啦一声汇入屋外的瓢泼大雨中。嘴里念念有词道:“坏了坏了,这个脚不能泡了。咱们天真已经被泡坏了。病毒一路顺着足底神经摸爬滚打,终于在脑干部位占领高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滚你妈的。”我笑骂道,“没跟你闹,我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胖子怜悯地看了我一眼,伸手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了两下,拿过脚盆又给自己续上了热水。舒舒服服地把脚搁进去,长舒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,浑身骨头咔吧作响。半晌,才慢悠悠地说道:“天真啊,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。不是胖爷我打击你。就你这起尸小王子的体质,还是安安生生在家窝着比较好。哥几个年龄都大了,到那儿再碰上个修行多年的粽子佛,再怎么宝刀未老都得折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沉默了,悻悻地坐下来。甩掉拖鞋,直接把脚伸到闷油瓶的盆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泡脚。我偏头看他,见他闭着眼睛,耳朵里插着耳机,好像睡的很安详。

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双十一,胖子给他搞了个mp3回来。说要让闷油瓶感受一下音乐的魅力。本来下载这事儿胖子也要一并承包,但我怕他下载一堆乱七八糟的歌误导了闷油瓶,正好当时有点事要进城一趟,就先一步把mp3寄给了小花,让他帮着鼓捣鼓捣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mp3坐着顺丰特快回来了。里面还附了张纸条,是黑瞎子的笔迹。上面密密麻麻地列了几十首,从花鼓戏到民谣再到英文歌都有。闷油瓶倒是意外的很喜欢这个礼物,没事儿就插个耳机听歌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我惊得一窜,一下子踩在了闷油瓶脚上。
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睁开眼睛,面不改色地坐起身来,抬手摘下耳机说道: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操?不是吧小哥,你真的要陪天真去西藏?”胖子瞪大眼睛看过来,不可置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闷油瓶。他也看向我,抬手从我头发里捋出一小片棉花丢掉。淡淡地说道:“年前没什么事,去走一趟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胖子彻底不淡定了,一拍大腿,站起来就想说话。但烫脚盆随即猛晃了一下,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吱声。水撒了满地。

        这好像是胖子踩裂的第三个盆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其实说起来,去西藏的念头在我脑子里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小到大,有关旅游的记忆只存在于过年,跟着我爸,二叔他们回老家的时候。这些年来,虽然去的地方不在少数,但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,根本无暇关心周围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如果可以,我更想用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,和闷油瓶或胖子一起,慢慢走过以前的路。从巴乃到墨脱,最后在长白兜个圈回杭州。再学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一样,拿个相机东拍西拍加自拍,把三个人的傻样印出来,贴的满屋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 矫情。我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想法,却又对它的实现的可能性期待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 只可惜,直到行李收拾完毕,胖子都无法理解我在抽什么疯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期间,他一边给我们帮倒忙,一边各种旁敲侧击,想问清楚我心血来潮的原因。被我和闷油瓶联手轰出农舍后,胖子还背着我偷偷联系了小花。问他认不认识北京排的上号的心理医生,想悄悄把我绑过去做个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据胖子讲,当时小花还没开腔,瞎子直接拿过手机,问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哑巴站在谁那边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天真那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。片刻后,胖子听到一个机械的女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Sorry,the subscriber you dailed can not be connected,please redail later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大花,你别以为胖爷我听不出来这他娘的是你的声音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我们几个背着包出发时,忽然接到了小花的电话,说让我们先来北京一趟,再从北京出发去西藏,路费报销。免费的事儿何乐而不为,我乐颠颠地应着,拉上闷油瓶和胖子坐飞机去了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地方,迎接我们的除了瞎子和小花,还有两个行李箱。

        越野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,黑瞎子开车,闷油瓶闭眼小憩,我和小花闲聊,胖子坐在副驾驶满脸蒙逼。

        小花和黑瞎子也要一起去,这是我们完全没想到的。显然他们俩做的准备比我们充分,不但带了冬衣和胃药,就连自驾游的路线都规划的妥妥贴贴。人多了倒也热闹,所以胖子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,开始和我们天南海北地瞎扯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聊了一会儿,几人都有些乏了。胖子和黑瞎子换了班,小花则俯下身,从座子下面拽出一把民谣吉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呦,没看出来啊花子,你居然还会这手。”胖子从后视镜里看见,顿时就精神了,笑着说道:“怎么着,来一段?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忽然笑了,转头和小花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我在一旁看的真切,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可还没等我仔细琢磨,小花就摆好了姿势,轻轻地拨响了第一根弦。

        前奏很空寂,有一种飘渺的虚无感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随手卷起手边的地图当话筒,缓缓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座高原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西藏

         十万边疆

         五百山水

         三千佛唱

         四封短信里坐着我

         大雪围困的凄楚故乡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歌词很简单,有一种圣洁的追寻感。唱完第一段后,黑瞎子忽然转身,把手中的话筒递给了闷油瓶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怔,心里忽然有点激动。平时总见闷油瓶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听歌,跟着哼哼都没有,唱这种事更是不用想了。胖子还猜过,说小哥要么唱歌走调,要么就是记不住词。要让一个人完全与音乐这种东西脱节,只有这两者能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迟疑了一下,朝我瞥了一眼,抬手接过“话筒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胖子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鹰飞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草长

         并且青天在上

         心日朗朗

         白牦牛的犄角

         究竟为何它又弯又长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声音里住着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胖子唱了起来,小花也唱了起来。几个的声音瞬间充满了车厢。或沉稳,或沧桑,或沙哑,或清亮。我静静地用左手打着拍子,右手伸进冲锋衣口袋的夹层,轻轻抚摸着一张纸。许久,眼眶忽然湿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 趁他们没注意,我悄悄夹住这张纸,抬手从打开的窗外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剧烈的风瞬间将它展开,我随意地瞥了一眼,刚好看到黑框左上角的第一行字。

        病症:左下肺腺癌 症状:咳血九月有余......

        去他妈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,黑瞎子他们还在唱。闷油瓶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,察觉到我的视线,他也回过头看着我,眼神中藏着我看不透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两扇庙门

         六个磨房

         九个远方

         谁是那第十一位面色潮红的酥油女王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鹰飞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草长

         并且青天在上

         心日朗朗

         白牦牛的犄角

         究竟为何它又弯又长

         我向天堂

         住在你心上

         有三分幸福

         有七分迷茫

         四个牧民

         三个喇嘛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铁匠

         我和世界只有一个西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闷油瓶悄悄捏住我冰凉的手,用力握了一下。我回了他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和世界只有一个西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 要去西藏了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7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