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【黑花】转校生(五)

『遗忘很久的更新.......
     没人看也要继续更的我,(坚强 jpg.)』

        在跟着吴邪进办公室之前,解雨臣和其他被老师请去喝茶的人一样,光是内心戏就演了一百集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,好事还是坏事,杂事还是要紧事;是他昨天下午睡觉的事儿,还是黑瞎子脑袋被窗户开瓢的事儿;是能让他笑着走出办公室的事儿,还是能让他的心情能耷拉三里地的事儿.......

        “喝茶吗?”那边,吴邪端着热水壶站在桌旁,笑吟吟地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下意识地点点头——刚刚上完体育课,他还真有些渴。

        咕嘟咕嘟一杯茶下肚,解雨臣心里有了点底。看吴邪的态度,这事儿最起码跟他最近的表现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以前学过唱戏,对吗?”吴邪说着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捧在手里。解雨臣犹豫着点点头。吴邪笑了,伸手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不用紧张。唱过戏就很好办了。今天叫你来,是为了咱们学校中秋晚会的事儿。”说着,吴邪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订的整整齐齐的纸,递给解雨臣。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解雨臣同学,你看看,我们班出这个节目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 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 “噗.......咳咳咳!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我的错。”解雨臣说着,递了张纸巾给黑瞎子,“我应该等你吃饱了再给你说的,罗密欧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呛得说不出话,抬手接过卫生纸,草草地擦了擦面前的面汤。按着胸口缓了半天,才哑着嗓子道:“花儿爷,你......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”.......你应该去问问小三爷是不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沉默许久,缓缓道:“不是......中秋晚会我能理解,但舞台剧这种东西.......而且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......小三爷他,他,他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用说了,我和你想的一样。”解雨臣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面,道:“可当时在办公室里的除了小三爷,还有那个数学老师张起灵......小三爷说完之后,我想提醒他演员的选择是不是不太合适,结果那个张老师一个眼刀甩过来.......操,吓得我声音都尖了个八度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,小三爷就更坚定地选你去演朱丽叶了。”黑瞎子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,低头默默地把面扒进嘴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下午上课前,吴邪兴致勃勃地对全班同学宣布了即将要出的节目。原本黑花二人还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,想着同学们肯定会觉得不妥,然后携手pass掉这个扯淡的计划。于是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道:“以上就是对舞台剧的初步想法。接下来是既定演员名单。首先要对我们班解雨臣同学表示鼓励。他将以反串的方式,为我们的演出添上画龙点睛的一笔。解雨臣——朱丽叶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 只听咔擦一声,坐在二人前面的一个女生硬生生地捏断了手里的笔。

       三秒的寂静后,全班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   解雨臣脸上的表情,只能用凝固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,解雨臣的角色在高一某班引起的是龙卷风,那么黑瞎子的角色引起的则是海啸。

        前排两个妹子的手从一开始紧握到现在,竟攥出了一种失散多年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黑瞎子大脑早就当机了,满脸蒙逼地呆坐了十多分钟。解雨臣瞥了他一眼,莫名想到一个叫齐白石的人。片刻后,他艰难地挪开视线,掩面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大家兴趣都很高啊。”见同学们纷纷笑出马嘶驴叫,吴邪也傻呵呵地跟着他们乐,等班里稍稍平静下来,才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道:“既然这样,那咱们就这么定了。今天下午五点,刚刚点到的同学到艺体中心排练。好了,继续自习。”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仿佛是一种呼应,吴邪话音刚落,下课铃就唱了起来。春节序曲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校长有毒。解雨臣想着,无声地咧了咧嘴。可很快,他就察觉到不对劲——

        班里静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 黑花二人对视一眼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有种,他们要火的感觉........

        不,是错觉。一定是。

『emmm迟来很久的更新........我知道一更这个就没人看了(含泪哽咽 jpg.)但我就是爱黑花!文笔渣也影响不了我对他们的爱!!!!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

评论(6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