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【黑花】转校生 (二)

#架空校园向#
#ooc我的锅#
第二更来啦~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的学校实行走读制,但中午学生需要在学校午休。好在食堂的伙食不错。解决完午饭后,二人一前一后踏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师父,你没事吧!”刚坐在位子上,黑瞎子的脖子就被苏万揽了个结结实实。随即,手中的烤肠也被拽走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,小伤。”黑瞎子轻描淡写地拍了拍他的手臂,伸手夺回烤肠一口吞下,含混不清地说:“小三爷那边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三爷是谁?”解雨臣叼着奶茶吸管坐在一旁,闻言出声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 苏万看了他一眼,道:“就是咱们老班,吴邪。因为门卫潘子叔这样叫他,我们就跟着叫了。对了,解雨臣同学是吧。老班让我转告你,说等你俩回来,你就先坐我师父旁边。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苏万的声音不大,但对于班里极度八卦的妹子们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一道道目光瞬间从四面八方投向他们,每一个都自带“WOOOOOW~”的音效。

        苏万四下张望,瞬间吓出一身的鸡皮疙瘩。他看看黑瞎子,又看看解雨臣,满脸为难。而黑瞎子却没说什么,只是单手撑头,饶有兴致地看着解雨臣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耸耸肩,甩下肩上的背包丢在桌上,随后大大方方地坐在了黑瞎子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 午休时间到了。本该在教室里监督的吴邪,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的昏天黑地。解雨臣倒是不怎么困,便趴在桌子上,饶有兴趣地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    在张起灵老师拿着三角板从外面进来,脱下衣服披在吴邪身上时,解雨臣看到,坐在前面的两个女生激动地对视一眼,手紧紧地攥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默默收回目光,转头看向自己的新同桌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戴着耳机趴在桌上,偏头侧向解雨臣这边,看上去似乎睡得很安稳。解雨臣百无聊赖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,忍不住伸出手去,小心翼翼地替他取下墨镜。

        随后,视线便无端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手一抖,墨镜“砰”一声掉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依旧维持着趴在桌子上乖乖睡觉的姿势,只是笑的眉眼弯弯,看不出丝毫睡意。他伸手拿过墨镜朝解雨臣晃了晃,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戏虐:“花儿爷,想要偷看别人而不被发现的话,你也需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靠。”解雨臣愣了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,也笑了,伸手握拳,作势要砸过去。黑瞎子伸出手半路截住,随即摆出一副求饶的模样,轻声道:“花儿爷饶命,小的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装模作样地在他肩上轻轻锤了一下。随即,两个戏精就笑作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止住笑,转头看去——张起灵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,没有责备的意思,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指了指讲台上睡的正香的吴邪。

        前面两个女生的手攥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收回手,乖乖在桌子上趴好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随即,一个耳机便被递了过来。紧接着,黑瞎子的声音在耳旁轻轻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起听?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瞥了他一眼,冲他比了个哈特,伸手接过耳机戴好。
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,一段柔美的戏腔忽然入耳。

        “篆刻离别烟雨江南,你的美我不忍落款。牧笛吹皱岁月的脸,红尘笑看偏偏为你眷恋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《弱水三千》。”解雨臣听了出来,小声说到。黑瞎子点点头,勾起一抹微笑,示意他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被深色窗帘渡成梦幻般的光影。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,解雨臣枕着手臂静静地听歌,意识渐渐模糊起来。半睡半醒之间,黑瞎子的笑容无端入梦,一种奇异的感觉忽然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 既温暖,又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

评论(4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