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【黑花】转校生 (一)

#黑花 微瓶邪#

#架空校园向#

#ooc我的锅#

『第一次想写个小小的连载。不长,大概十章左右完结。全程高甜无虐,请放心享用(然而并没有人看),可能会日更,毕竟我是一个高产似母猪的万年老透明(不存在的)』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听说了吗?今天班里要来新同学呐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我知道!有人今天早晨上学的时候看到他在办入学手续!听说是个好看的小哥哥!和齐同学一样帅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哇啊啊啊啊啊真的吗,如果能转来我们班就好了!”一个妹子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随后她凑近同伴,压低声音道:“听说齐同学的事儿了吗,你们说,他会不会对小哥哥.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如果真的是那样,那世界也太美好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天呐,此处应有本!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旁装睡趴桌的黑瞎子同学听到以上对话,缩缩脖子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 零零散散地做完早操后,班主任吴邪顶着黑眼圈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,那个.......”见班里的女生个个脸上挂着谜之微笑,吴邪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,道:“有两件事要说一下。第一件就是,最近学校接到反映,说学校门口出现了小流氓勒索现象,目前已经有同学被劫走财物,还受了很严重的伤。大家以后放学回家一定要提高警惕,或者叫上自己的好朋友一起走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记住啦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记住了?”吴邪有些怀疑。女生们忙不迭地点头,余光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叹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你们都在期待什么。算了,我就直接说了吧。今天,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。大家鼓掌欢迎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三秒后,正在准备上早读的高一年级某班,爆发出一众妹子的尖叫。声音惊飞了窗外一树的虫鸟,炸了办公室正在批改作业的张起灵老师的水杯。幸好张老师眼疾手快地拿过一本作业,稳稳地挡住了所有碎片。据可靠消息称,当时某王姓体育老师在蹲坑,听到声音后吓得一个大头朝下就栽了进去。被隔壁女厕的英语老师云彩听到并发现,随后紧急送往医院就医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那位转学生的盛世美颜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当时正在睡觉,所以吓得最厉害。声音在耳边炸响的那一刻,整个人一激灵窜了起来,脑袋擦着墙就撞到了窗框上。墨镜在空中划出一个圆润的弧度,直直滑到穿着粉红衬衫的男生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 男生惊愕地看过来,视线在黑瞎子血流满面的脸上停了片刻,艰难地结束了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解雨臣,来自北京。以后.......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 所以,那个说“一个女人就是五百只鸭子”的人,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当黑瞎子被惊魂未定的解雨臣同学扶到医务室包扎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头晕不晕?有没有反胃恶心的感觉?看着我的手,这是几?”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凑在黑瞎子面前,竖起两根手指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.......不看不看,王八下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 梁湾老师摘下听诊器温柔地笑着,随后一巴掌盖到黑瞎子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轻微脑震荡,先补液,吊点水。那个同学,你和他是一班的吧,你看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梁湾出门后,解雨臣低头偷笑了半天,这才缓过劲来,伸手象征性地帮黑瞎子掖了掖被子,看着床上挂着吊瓶奄奄一息的人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女的看上去挺温柔的,没想到这么刚。你说你.......”说着,解雨臣又有点想笑,做了个深呼吸才算憋了回去,继续说道:“你惹她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.生命垂危.瞎子表示,他现在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  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jpg.

       片刻之后,黑瞎子同学憋不住了,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 “你......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   “大名解雨臣,艺名解语花。如果不想叫我大名,你可以......叫我小花。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等等,你的小名是解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解雨臣:“.......不是小名,是艺名。解,语,花。”

       黑.好奇宝宝.瞎子:“解语花?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爷爷是戏迷。”解雨臣同学很有耐心地解答到,“他们那个年代有个名角儿,艺名二月红。我爷爷和他有些交情,所以我小时候跟着他学过一些戏,唱花旦和青衣。这个名字就是那时候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哦.......你会唱戏?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顿时来了精神,饶有兴致地坐起,靠在床头,道:“哎哎哎,大花。给我来一段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是小花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原本以为,解雨臣会唱一些陈年的折本,类似于什么霸王别姬啊,牡丹亭啊,以达到装逼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可人解雨臣没有。就像张起灵老师的数学课一样,他选择了最直白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尘缘浅,舞休歌罢,一世风流为谁演。回眸看,相逢一笑就此别。桃花面,眸光冽,笑靥轻吟,人情生灭。妆未卸,独坐看闲庭花谢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窗外阳光绚烂,少年认真的眉眼被染上浅浅的金色。一曲戏腔极尽婉转,仿佛揉碎了时光任流年倾洒,自然也惊艳了黑瞎子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 一曲终了,黑瞎子抬手钦佩地鼓掌。解雨臣还了他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道:“啧,我看我还是别叫小花了,就凭你这一手绝活,和那二爷一样,我应该叫你一声花儿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花儿爷?”解雨臣有些诧异。想了想,又觉得有趣,便点头允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叫都好,随你吧。”说着,解雨臣看向黑瞎子的脸,含着笑意道:“哎,黑眼镜同学,这不公平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也笑,只是有些无奈,“我姓齐。名字不好记,还好有个墨镜当特征,班里那群智障都叫我黑瞎子。花儿爷,你也可以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瞎子?黑瞎子.......”解雨臣细细念着这个名字,不由得哑然失笑——单单从外表来看,这名字还真是贴切。

        两人随意地聊了些别的话题。很快,一旁的吊瓶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,你慢点。”见黑瞎子随手拔了吊针跳下床来,解雨臣急忙伸手扶了他一把。“真是,脑袋被窗户开了瓢还能这么精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笑笑道:“没事,小伤。对了,花儿爷,你刚转过来,还没饭卡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一愣,随即点点头。黑瞎子笑了,侧身不着痕迹地躲过解雨臣想要搀扶他的手,从校服口袋里摸出饭卡朝他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花儿爷,去食堂。中午我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