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铁三角 #雨村日常之胖子的床#

#雨村日常之胖子的床#
#人物归三叔,ooc我的锅#
文 by童八斤

        入了秋季,大雨整天整天的下,瀑布夜以继日地发出轰鸣。村里老一辈儿都说,那是雨村的脉搏,只要有雨,它就不会停止奔流。

        人到更年期,脑子总是要糊涂一阵。胖子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 具体表现为,前段时间国庆搞促销,他往雨村弄了个高低床回来,说是总贴着地太潮湿,裤裆里的蛋都能孵出小鸡了。现在的中国邮政倒是方便,据说只要有人的地儿就能送货上门。只是时间一拖再拖,从月初拖到月末,这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    俩工人哭丧着脸把大箱子扛进来的时候,胖子正捧着手机乐呵呵地抢微信红包。他最近加了个交友群,叫什么“北京历史交流同好会”。天天群里一堆小姑娘连麦,喊他“胖胖”,听得人蹿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 屋里地方不大,一堆零件乱七八糟摆了一地,咣当咣当响个不停,让人莫名烦躁。就连闷油瓶都看不下去了,挽起袖子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,高低床就成型了。上面的床板距地面大概两米高,看着似乎很结实。闷油瓶装完最后一块挡板,单手撑住床沿,轻轻巧巧地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胖子早已经望眼欲穿。几乎是闷油瓶落地的同时,他就迫不及待地甩飞了拖鞋,伸手拽着楼梯两侧的木制扶手,蹭蹭地往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楼梯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,一旁的闷油瓶脸上浮现出欲言又止的神情。我看到后,转头对胖子说:“你悠着点。折腾半天才安好的床。要我说不如让小哥睡上铺,起码能让它多活几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天真你这话就不对了。”在我说话的时候,胖子已经爬到了上铺,直挺挺地躺了下来。我从下往上看,就看到一个凸起来的肚皮,慢悠悠地起伏着。“小哥那身子骨跟咱们没法比,甭管是斗里还是水泥地,人毯子往身上一招呼就能睡着。他们这种人啊,脑子里时刻都他妈得绷着一根弦,也睡不踏实,这床的作用不就浪费了嘛。你要是眼馋,可以摸上来跟我一起睡,让胖爷好好疼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滚你妈的。人家小哥那是习惯。你以为谁睡觉都跟你一样,打个呼噜能把别人震出脑震荡。还整这么高楼梯,早晚摔你丫的。”我翻了个白眼道。

        胖子懒得跟我犟,抬手摆了摆,舒舒服服地翻了个身。床板随即咯吱了一声,我看到床边的架子在弧度很小地抖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的一个周日,天气难得没有下雨。胖子老早就晃悠到村长家蹭饭了。我和闷油瓶合计了一下,准备出门晒晒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 走过胖子床边,我想了想,觉得胖子那被子也得翻出来晒一晒。他那人体汗重,就这么捂着,早晚得长出一床的绿毛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吴邪,我来吧。”见我放下手里的被子就往床上爬,闷油瓶犹豫着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我心里莫名有点不爽。胖子上去他都没吱声,怎么我一上去就搞得这么紧张,好像显得我很废物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证明我比胖子灵巧,跳上床后,我把被子团成团扔给闷油瓶,随后自己挪到床边。没有伸手抓住旁边的支架,而是单手抓住床沿,想借助梯子与床之间的夹角直接跳下去,准备以此向闷油瓶证明我宝刀未老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之后发生的事情,用一句话来说,就是完美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 胖子睡觉的时候总爱用背抵着床板。我之前看到过几次,但没放在心上。更没能想到,他背上的汗多次蹭到床板上,形成了一个滑腻腻的触感。完全使不上劲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拜胖子所赐,几乎是指尖发力的一瞬间,我就失去了平衡。整个人以倒栽葱式向床下栽去。

       多年的倒斗经验在这时派上了用场。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,几乎是一瞬间,我就伸出手来,一把抓住了旁边的扶栏。胳膊肘传来一声清脆的“咯”,随后,整个人像个棒槌一样砸在了楼梯上。脑袋在床沿上一磕,钻心的疼直往脑仁里钻,下意识地就松了手。

       闷油瓶神色一凛,扔了手中的被子,一个箭步冲了过来。抢在我摔下去之前伸手来接。

        我头朝下摔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 胖子哼着五环之歌走进来,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。看到我们之后,他愣住了,嘴里的牙签啪嗒一下掉在地上。片刻之后,打出了一个悠长的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送货的人再次登门时,我和胖子正蹲在门口喝玉米排骨汤。

        床被处理了。胖子以超出送货时间为由要求退货。商家看到退货地址时,果断放弃了“顾客就是上帝”的原则,和胖子隔着电话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,争吵的结果是胖子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坐在一旁,一只手静静地帮我端着汤碗。我用左手捏着勺子,埋头稀里呼噜地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 右手上了夹板吊在脖子上,村医说没两个月摘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工人搬着大纸箱出门的时候,停了将近一周的雨,又淅淅沥沥地滴答下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