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#三月初三衍生#

#启红  罚跪事件后续#
人设归三叔,ooc我的锅。
改编自真皮真戏。

        乱世中最艰难的事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 答案是,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枕着双臂躺在地上,支起腿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。时而用手指卷起自己额前的发丝扯扯,只觉得无聊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张启山,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平日里嗓音清亮,不似张启山那般聒噪。但再好听的嗓音一但掺了怒气,便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温柔。神游天外的张大佛爷更是被吓了个激灵,急忙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,端端正正地在面前的搓衣板上跪好,装出一副浑身酸痛的模样,可怜兮兮地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红儿?”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踏出内室,上下打量着他,眉尖一蹙,道:“你.......你方才是好好跪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道:“当然,我的腿都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满腹怀疑,仔细端详着张启山的脸。见他一副呲牙咧嘴苦不堪言的模样,这才信了几分,丢下一句“接着跪”,便转身回房练妆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长舒一口气,看着人的背影消失在屏风之后,顿时收起了所有的疲惫,重心一倾,躺倒在地。双臂交叠枕于脑后,怔怔地盯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 天道好轮回,早起喧哗外加口无遮拦可是要遭报应的。

        红二爷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丈量着窗棂的长度,一笔一划描于地板上。屋内,二月红的身影隔了屏风,隐隐约约地瞧不真切。许是起的太早的缘故,张启山侧着头看了片刻,意识逐渐游离于视线之外,在脑海中浮沉片刻,缓缓沉入回忆的漩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子,张启山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启山,你说,这乱世中最艰难的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征战吗?”年幼的张启山睁大了双眼。视线所及之处,一派萧瑟,遍地疮痍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九三二年,一二八事变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 兵戎交接的后果必将是两败俱伤,而上海亦沦为炼狱。炮火在硝烟中嘶鸣,行军所过之处哀嚎遍野,惊动了满山的草木飞鸟。空气中长时间弥漫着咸湿的铁锈味,裹挟着冬日寒冷的疾风,令人无端生出几分惧意。 

        听到他的回答后,身旁的男人含着笑摇摇头,转过身来,探过右手,以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拍了拍张启山的脑袋——男人的左臂已经遗失在战火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错了,傻小子。”说着,男人收回手举到眼前,透过指间的缝隙,看着近在咫尺的荒芜之地,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征战只是苦难的缩影。这个国家需要的不是过程,而是结果。但想要支撑起这个结果,势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        乱世如死水,一味反抗无法平息波澜。想要使它归于平静,只有一个办法。便是.......从一而终。”

        .......

        “嗤,这丘八。”

        耳旁传来几声轻笑。张启山睁开双眼,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被盖上了毛毯。愣怔片刻,急忙一把掀开,翻身坐起。一旁的二月红端着茶盏倚在床边的木椅上,有些嗔怪地看着他,片刻后,终于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 “还敢说你是好好跪着的?不但躺下了,呼噜声还打的震天响。张启山,你的演技真是颇有长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张大佛爷自知理亏,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放下茶盏,起身朝门口走去,经过他身旁时,若无其事地丢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不用特意赶出去买清明果了,管家会差家丁送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二月红顿了顿,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愣神的人,摇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起来吧,我让厨房备了菜,吃不吃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洒在那人如玉的面庞上。眼角尚未卸净的浅妆,仿佛一抹晨光斜入满池碧水,锁了一阙笑意,惊艳了泛黄的时光与流年。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被这笑容感染了,也跟着咧开嘴傻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这乱世的爱情,和守家卫国原本就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   “哎,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2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