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木舟

纵使洞悉万般罪恶,终要常怀良善之心。

#三月初三衍生#

#启红#
改编自真皮真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长沙城内的时辰,仿佛总是比别处走的要慢些。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痴痴地注视着窗外正午的阳光,直到金色的光点尽数倾洒在膝前的搓衣板上,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 昨夜,二月红因事留宿张家宅邸。恰逢厨娘请假,张启山便特地起了个大早,随手牵了匹战马,寻摸着去街上给自家红儿买些甜食糕点。

        许是出门没看黄历的缘故,这一路走来,简直像是撞进了九门的老窝。

        先是甩马鞭的时候误伤了牵着三寸钉路过的吴老狗,又在清明果铺前遇到了买走最后一份果子的霍家小姐霍仙姑。空着两手打道回府时,一不留神,战马的马腿被三寸钉偷摸着啃了一口。于是张启山猝不及防被甩下了马摔了个狗啃泥,而战马则当场撂了撅子撒腿狂奔,沿途冲撞中连嘶带鸣,碎了解九刚弄回来的一批瓷器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佛爷,依据卦象显示,倘若您这样回宅子,红二爷可能就要冲您发火了。”齐铁嘴轻轻巧巧地端着解九的茶盏在他身旁驻足,笑着丢下这句话,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知红儿昨晚在我那儿睡下了?”张启山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银票后,眉头一皱,觉得事情并不简单。“莫非你是卜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您抬举了。算子不才, 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是绝对不敢坏的。佛爷您只消去照照镜子便知——要不是今儿个早晨诸事不顺,您那刚出门时满心的欢喜就差写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.......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这就是张大佛爷一大早便阴着脸回来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吗,咱们佛爷平时正正经经的还好,这一板脸呀,瞅着跟日了狗似的。”两名下人耳语完毕,还未站直,就看到张启山一张大脸凑过来,直杠杠地贴着他的帽子,顿时吓得一个激灵蹿了满身冷汗,一慌之下竟学来了丘八的把式,瞬间立定站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,刚刚说我什么?”张启山瞪圆双眼,咬牙切齿地说到。随即他抬起手来,拍了拍自己的脸,大嗓门跟掺了炮仗似的在人耳边炸响,震的两个下人脑子发懵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上去很像日了狗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下人悚极,脑袋摇的恨不能甩飞出去,掌心的虚汗瞬间濡湿了腰间的围裙。

        自然,这样震耳欲聋的声音一路炸进内室,轻轻松松地惊醒了梦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 那边,二月红窝了满腹的起床气,一把推开窗户,就见张启山衣衫不整,朝着一个下人吹胡子瞪眼的模样。于是便披了衣服来到院里,正好听到二人的对话,额上青筋跳了几跳,继而便蹙了眉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张启山,这一大早的你他娘吼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张大佛爷转过头来,满脸的乌云瞬间烟消云散。取而代之的则是几乎能以假乱真的委屈,演技之精湛,就连刚刚的两个下人都看得惊了。只见他抬手指了指,拖长声调缓缓地说:“红儿,他骂你是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下人们惊恐地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佛爷,红二爷听没听到你刚才的话,你心里难道没有点逼数吗?

        张启山丢过去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 逼数?没有。我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:“......张启山,给你三秒钟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比方才更浓郁了几分。张启山抬起头来,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四肢。

        长沙城内的时辰,仿佛总是比别处走的要慢些。可惜三秒终究太短,对于骑虎难下的张大佛爷来说,更是缩成了稍纵即逝的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 但对于大清早被扰了清梦,还没能吃到清明果的红二爷说,一切都变得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 就是那种转身回房拿出搓衣板,再扔到张启山面前的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给老子滚去里屋跪着!”

        看,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6)

热度(44)